读后感

读后感

——吴悠;North Sydney Girl High School

      我还记得几年前的暑假,我第一次去北京的感受。坐在一辆中国的出租车里,出租司机用怀疑的微笑瞧着我看,“你是哪国人?”他问,几乎包含不住他的笑声。如果是任何普通的外国人,这是一个很常问的问题。但作为一位澳大利亚的华裔在中国,这个问题似乎包含着一点讽刺。“我是个中国人!”我回答说。这使他笑得更加厉害。 “哈哈哈,你不是吧!尽管你看起来像个中国人,这几年,象你这种人我见得多了。 ”

    “我不会向他们那么差劲吧?”司机嘿嘿笑了一下,没说话。

     我在北京呆了三个月时间。虽然我的黄皮肤黑眼睛能使我安静地融合到社会中,但一说话,人们马上就能听出我不标准的语法。他们叫我“香蕉人”或“装蒜”。对国内的人来说,我样子是纯粹的中国人,自然我的中文也应该是标准的。但我一张开嘴,他们都非常惊讶。我居然说中文和外国来的“中国通”一样。中国人对西方来的人非常尊敬,尊敬的有点过分。西方人只要能说一点中文,不管他们说的多么蹩脚,都称赞他们说得非常好,并称他们为“中国通”。这使得不少白皮肤,蓝眼睛的人飘飘然起来。只要来中国几个月,就可以被中国人夸奖为标准中文。而当我这个黄皮肤,黑头发的人也用同样的标准来讲中文的时候,中国人都瞪大了眼睛。“你从哪来的呀!”这是所有当地人提出的同一个问题。

     我出生于澳大利亚,也在澳洲长大,完全是西方的教育。但我不想被中国人嘲笑我是个“香蕉人”,对中国的语言,文化,历史一无所知。我想虽然我不能当一个纯粹的中国人,但我可以当一个“芒果人”。“芒果人”就是出生在国外, 黄色的皮肤不变,而内心仍然还是个中国人,与皮肤一样颜色的。小时候,我总是觉得自己只是个澳洲人,从中国回来后,我开始珍惜中国悠久的传统,丰富的历史。近几年,中国在世界的地位也逐渐突出,作为一位中国人,我渐渐地对母国感到非常的骄傲。我发现在寻找自我的过程中,我有了很大的改变。一个从“香蕉人”到“芒果人” 的改变。在改变的过程中,我并没有失去自己,只是增加了一个全新的自我。